首页 »

所谓吃相,在桌一方

2019/10/10 6:26:03

所谓吃相,在桌一方

杨绛女士的小说 《洗澡》里,有一对夫妇许彦成、杜丽琳从美国留学回来,分别多年的女儿跟着奶奶到北京与他们团聚。女儿喝粥声音很大,形象不雅。杜丽琳就教育女儿说:“吃饭应该没有声音,不能那么吸溜吸溜地喝粥,吃相难看,让人家说没家教。”女儿理直气壮地反驳说:“我奶奶说的,喝粥吸溜吸溜地喝才喝的香。”把杜丽琳气得哭笑不得。


湖北女作家池莉回忆说,自己刚出道时,还是个文学青年,在北京参加一次笔会,看见一个平素很崇拜的作家,兴奋不已,找他签名合影。吃饭时,因为吃的是自助餐,看到那个著名作家的盘子里堆得如同小山一样,一通海吃胡嚼后,还剩了一多半。她对那个作家的好感立刻荡然无存:因为吃相太差,居然影响到对一个人的总体评价。


我有一个朋友,家是农村的,都读到博士了,可吃相还是不雅,以致于他第一次去准岳母家吃饭,就因吃相差,被老太太一票否决。幸亏姑娘意志坚定,看中他的才华人品,死活要嫁他,家里实在拗不过,只好同意了这门亲事。就是到现在,都结婚快十年了,孩子都上学了,他每次去岳母家吃饭,还像受罪一样,拘束谨慎,生怕老人家挑剔,小心翼翼吃个半饱,回来还得再吃。


作为文明礼仪之邦,国人历来讲究“站有站相,坐有坐相,吃有吃相”,尤以“美食家”孔子为典型,他老人家不仅“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”,而且还要“食不语”,“割不正不食”,吃饭还得听《韶乐》助兴。不过,一般的基层百姓,引车贩浆者,江湖好汉们可就没这些穷讲究了,他们大块吃肉,大腕喝酒,吆三喝四,划拳行令,只图吃个痛快,一醉方休。这种吃相在过去曾被称为豪爽、过瘾,但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则被视为粗野、没教养,时常为人诟病。


如果说在自家吃饭,吃相差点也就罢了,可要出门在外,吃相差就丢人了。如今,走出国门的中国人越来越多,花钱大方,类似“散财童子”,给老外送了不少银子,可是,中国游客却名声不咋样,甚至被有些酒店、风景点拒之门外,其中原因之一就是吃相太差。或吃饭时大喊大叫,影响他人;或盘子盛得太多,吃不完随意浪费;或吃得杯盘狼藉,不讲卫生;或狼吞虎咽,状如饕餮;或连吃带拿,占小便宜等。屡屡被外国媒体讽刺,说中国游客好像几辈子没吃过饱饭似的,是一群腰缠万贯的土豪。


外媒说的话糙理不糙,也不全错,咱们真正吃饱饭也就是这二三十年光景,过去确实是饿怕了,饭菜一上桌,便风卷残云,一扫而光,先填饱肚子再说,哪还顾得上讲究吃相。每在电影上看到外国人吃饭时还要系餐巾,铺桌布,刀、叉子、勺子排列整齐,细嚼慢咽,寂静无声,不知那叫吃相优雅,反说那是猪鼻子插大葱——装蒜。
老祖宗说“衣食足而知荣辱,仓廪实而知礼仪”,早已富起来的国人也该讲究吃相了,譬如,吃饭不要大声喧哗,不要暴食暴饮,不要随意浪费,不要狼吞虎咽,不要乱耍酒疯,不要踢桌打椅……做到安静就餐,文雅吃饭,循规蹈矩,彬彬有礼。果如是,哪怕你点的就是豆腐白菜,粗茶淡饭,在人们眼里,也是气质优雅的谦谦君子;反之,你就是要了满桌山珍海味,也不过是有几个糟钱的土财主、暴发户形象,连端盘子的侍者都看不起:瞧那吃相!


现在,社会上有各种各样的培训班,都很热闹。依我管见,不妨也办个吃相培训班,那些想提高品位的人,想甩掉土豪帽子的人,想与国际接轨的人,都欢迎来此深造,一定会学有所得。

 

本文组稿、编辑:伍斌 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雍凯